丝瓜社区app直播

2021年8月9日 by Tagged with:
Posted in: 未分类

周二,阴沉沉的克洛维城再一次被乌云和大雪笼罩。

圣徒历一百年的冬天,比“前安森”记忆中似乎要更恶劣了一些:断断续续时有时无的晴朗天气,经久不散的大雾和弥漫其中的恶臭,整个城市都在变得越来越冰冷潮湿,闻起来像一块永远拧不干的臭抹布。

但这一切都挡不住此时此刻安森的好心情。

坐在暖洋洋的壁炉旁,安森悠悠闲地翻阅着那本《咒魔法研究》,顺手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做笔记,把之前几天欠下的都补上。

在搞定了毕业证书和津贴证明后,他只需要待在家里,安安静静的等着某位“忠心耿耿”的小书记官阁下替他搞定风暴团的前期准备工作,以及正式的津贴和预算下来就可以了。

不得不说,梅斯·霍纳德教授推荐的这本“教科书”的确不错,内容详实,丰富且紧凑,实用并且还有大量可以参考的案例和详细的魔法教程,十分照顾像自己这样刚上手的新人。

作为面向咒法师萌新的“初级教程”,它首先就解释了安森一直以来的某个认知误区,那就是咒魔法所能“篡改现实”的范围,的确是以自身为半径的二十米之内。

但这所指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范围,更接近于被“准许篡改的空间”这一概念——换而言之,自己可以通过修改“施法空间”的形状,来增加施法距离!

不过现在对他来说知道了也没什么意义…按照笔记上的说法,这是属于“第三阶段”的内容。

目前还停留在第二阶段门槛上的安森,依然还得按部就班的重复枯燥的联系,将咒魔法的基础操作熟练应用了再说。

“安森看起来好开心啊。”

一个稚嫩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充斥着慢慢好奇心的问道:“是最近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阳光小道上的绝美美臀女郎

微微怔住的安森停下手中的钢笔,悠闲地轻笑着回首,看向抱着小腿坐在自己身后的莉莎:

“是啊,因为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莉莎。”

“好消息?”

“嗯,你还记得我前段时间和你提过的,我上学时候的事情吗?”

“记得。”

莉莎点点头,咧着嘴开心的笑着:“怎么能忘呢,那还是安森第一次说自己以前的事情呢!”

安森表情一滞,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

虽然顺利继承了“前安森”的记忆,但为了避免有可能的穿帮所以除非必要,否则安森极少在外人或者公开场合提起“过去”的事情。

甚至就连为了给莉莎灌输“上学”这个概念偶尔在饭桌上提起几次,他都险些几次将“前安森”和自己“上辈子”在学校的经历弄混;如果不是唯一的听众是个毫无社会常识的小女孩,换成某个小女仆说不定都能察觉到一两处不对劲的地方。

“既然这样,那莉莎想不想也试试看去上学呢?”安森立刻把话题重新转回来:

“正巧,我最近在外面的时候,发现附近的香槟街有两个刚开学的学校,你如果想试试看的话现在就可以……”

“不想。”莉莎咧嘴最笑道。

嗯?

险些愣住的安森脱口而出:“为什么?”

这、这和自己想好的不一样啊!

之前和她聊关于自己上学经历的时候,当时她不是很好奇很兴奋的吗?

“因为莉莎是安森的散兵队长啊。”瞪着大眼睛的莉莎用一副理所应当的口吻道:

“如果莉莎去上学的话,就要在那个地方待很长很长时间,从白天到晚上,就没办法再继续保护安森了对吧?”

话音落下,莉莎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奇怪,瞪大的瞳孔中眼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集:

“安森…是想要赶莉莎走?”

嗯?!

面色一惊的安森根本来不及多想,赶紧反驳道:“没有,绝对没有!”

“是不是因为莉莎不是个好女孩儿,所以安森不想让莉莎留下了?!”

“不是!”安森顿时感到一阵头疼,手忙脚乱的安慰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莉莎是个好女孩儿!”

“是吗?!”

“是!肯定是,一定是!”安森赶紧补充道,右手在身前来回画着秩序之环:“我对天发誓!”

“发誓?”委屈的少女怔怔的看着他。

“发誓!”安森用力点点头:“莉莎是个好女孩,我也绝对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并且我也永远不会主动赶你走…这些都是真的,我发誓。”

“如果我撒谎,那就让…呃……”安森很认真的想了想,除了身份被揭穿还有什么自己害怕的事情:“让我一出门,就立刻遇见我现在最不想遇见的人——这个可以吗?”

紧抿着嘴,哭得红彤彤,眼泪中还带着一点点惊恐和无助的小女孩蜷缩着身体。默默的点点头。

安森稍微松了口气,他真没想到莉莎会对这种事情触动这么大,看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要让博格纳夫人给她继续灌输那些糟粕思想……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并且十分用力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有些困惑的安森拍了拍莉莎的小脑袋,一边猜测着谁会在这个时间来找自己一边走向房门,谨慎的握住了门把手。

“咔嗒。”

推开房门,一个安森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这么干脆的站在他面前。

“呃…索菲娅小姐?”

看着面前穿着一身黑色双排扣礼服,还特地把头发盘起来戴了高顶礼帽,打扮得像个年轻绅士的少女,安森的眉头不由得一跳。

不过必须承认这身男装的确很适合她,一眼看上去就绝对是量身定做;不仅匀称而且贴身,将日渐成熟的少女应有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

“你现在有时间吗?”少女不假思索的开口道,眼神中带着些许急切:“跟我走,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这个……”想起莉莎的安森有些为难的看向身后:“现在的话有点……”

扭过头的安森表情一愣,壁炉前已经没有了莉莎的身影。

“这个什么?”

眉头紧蹙的少女看着还在迟疑的安森,急不可耐的一把拽住他袖子拖出门外:“算了…没时间了,之后再解释吧!”

“唉,你等等!”

当手忙脚乱的安森被索菲娅生拉硬拽着出门时,博莱曼大街55号的门外正停着一辆深棕色的四轮马车。

根本不多做解释的少女直接走上前敲开车门,从将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的安森推进车厢,自己站在马车外警惕的环顾四周,然后才紧随其后登上了马车。

一身浅蓝色百褶裙,带着面纱还特地换上了黑色假发的小女仆正急的坐在车厢内等待,直至看到两人一前一后进入车厢,才稍微松口气并轻轻关上了车门。

“安洁莉卡,这次真的拜托你了。”

索菲娅紧紧握着小女仆的双手,信誓旦旦的向对方保证着:“两个小时,只要两个小时之内不被发现就好了;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快赶回去的!”

“嗯……”

紧抿着嘴角的小女仆苦着脸一声低吟,十分为难的点点头:“虽然安洁莉卡想说‘这都是人家应该做的’,但是这一次……”

“这一次也不会有事的!”少女发誓的同时还不忘朝对面的安森瞥了眼:“上次都是因为某个‘骗子’才出了点小小的意外,这次不会了!”

“但愿吧…秩序之环保佑。”小女仆叹了口气,朝身侧一头雾水的安森微微颔首行礼:

“一切就都拜托给您了,安森·巴赫阁下;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让小姐出事啊!”

说完,小女仆同样不等他开口反问就推门离开了车厢,朝大街对面的另一辆出租马车走去。

昏暗的车厢内,一下子就剩下安森和索菲娅两人,面对面一声不吭的看着彼此。

“咳咳…那什么……”轻轻咳嗽两声,表情有些尴尬的“骗子”率先打破了沉默:

“发生什么了?”

表情凝重的索菲娅没有回答他,而是甩手从伸手递过去一份《克洛维真相报》,然后抱着肩膀,警惕的注意着车厢外的行人。

翻开报纸的安森目光立刻扫到刚刚少女食指夹住的位置,一个竖排加粗的字体映入他的视线——《大侦探亚森》:

“…我和我的朋友亚森首次相遇,是在一辆前往骁龙城的私人马车上;他带着年轻而美丽的妻子,准备在帝国皇帝的城市度过一段美好的蜜月…”

“…他是个极具观察力又十分健谈的克洛维人,很快就看穿了我并非遭遇强盗,纯粹想蹭车和一顿丰盛晚餐的小把戏;但为了照顾我的面子和可怜的尊严,他并未直接戳穿,转而与我聊起了他在克洛维王国的一趟旅行时,碰巧遇到的离奇凶杀案……”

嗯,大致就是个会出现在《克洛维真相报》上的二流侦探小说开头,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

但如果真的只是这样,这位总主教的亲女儿也不至于惊讶到这种地步,应该还有什么更关键的地方才是…完整的看完了一遍的安森,下意识的将目光向最末端移动。

下一秒,他的瞳孔猛地骤缩。

“名字!”

表情凝重的索菲娅突然开口道:“这篇故事的作者是德拉科·维尔特斯!”

“这家伙终于现身了!”

那个话痨?!

安森脑海中立刻浮现起某个红头发不修边幅的小说家,表情中带着一丝惊愕。

按照自己对德拉科的了解,这家伙绝对不会不明白眼下正是对他来说最危险的时间;被破坏了“劫车计划”又盗走了重要机密的近卫军正在满城抓人,连自己这种只能算有牵扯的“无辜路人”,都要宁杀错不放过。

在这种时候突然跳出来,大张旗鼓的在报纸上刊登自己的小说…他想干什么?

吸引近卫军注意的烟雾弹?

安森完不懂,或者打从一开始与他合作的时候,他就完不能理解这个话痨的脑回路究竟是个什么构造。

“这是今早的第一版报纸,邮差骑马直接带到弗朗茨府邸来的。”

对面的索菲娅丝毫没有注意到安森脸上的表情,激动的完沉浸在找到线索的快感之中:“现在近卫军那边应该才刚刚收到消息,我们只要立刻出发,就能抢在他们前面从报社找到德拉科的下落!”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看着兴奋的少女,大概猜到她今天来意的安森欲言又止,轻笑着垂下了目光,将本想说的话藏在了心底。

她太小看近卫军了。

虽然最近这段时间近卫军的表现十分拙劣,连维持治安的基本工作都办不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已经堕落到征召军的水准;恰恰相反,意识到自己处在生死关头的近卫军,依然拥有着相当高的组织度!

安森基本可以肯定,现在近卫军应该已经控制了报社,并且将一切有可能的证据统统洗劫一空;自己和索菲娅两个人就这么“隐瞒身份”大张旗鼓的过去,最多也只能扑个空而已。

“虽然我有十足把握能够用最短的时间找到线索,但是……”少女压了压帽檐,有些不太服气的开口道: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社会对于女性依然有着诸多偏见;万一遇到某些突发状况,还是会需要有人替我出面解决问题的。”

“所以安森·巴赫阁下,你的任务就是在我找到线索之前,替我解决那些不必要的麻烦;作为回报,我可以替你缩短风暴团预算的下放时间,并且对我们之前的小矛盾既往不咎,可以吗?”

索菲娅轻哼一声,抱着肩膀再次将视线扫向窗外。

“当然可以。”

安森轻笑着点点头,故意顺着对方的话开口道:“尊敬的索菲娅·弗朗茨小姐愿意给我这个赎罪的机会,真令我感激涕零,无以为报!”

反正听对方的口气,这趟麻烦事最多也就两个小时…嗯,顺便还能去老威廉咖啡馆买个蛋糕,让莉莎稍微开心一下。

“所以…我们在等什么呢?”

微笑的安森指了指窗外一动不动的风景——从他上车到现在,这个马车自始至终纹丝不动。

“这话应该由我来问才是。”双手抱在胸前的索菲娅瞥了他一眼:“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呢?”

“……”安森一怔,眨了眨眼睛稍微思考了一秒钟,然后试探着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没有带车夫来,而且不会驾马车?”

“那当然…是安洁莉卡带我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其实我也不会。”

“……”索菲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