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水果视频

2021年8月6日 by Tagged with:
Posted in: 未分类

“近几届的新人不大行啊,都没瞧见什么新面孔。”十足娇俏的声音,却带上了些显而易见的傲慢情绪。便是不看她此刻的表情都可从中脑补出一个怎么样骄傲的形象。

作为被扫射的人不见得会有多舒坦,若是于是个暴躁的,说不定当场就给她吃上一壶。

不过这样的戏码大概是看不见了,这条道上也没什么人。因为这段时间的大比,这块原先还算热闹的街道冷冷清清的,过去座无虚席、高朋满座的酒楼也是稀稀疏疏,隔着个半面,大部分都还没开肆。

听到对方所说的话,旁边另一人忍不住微微翻了个白眼。

她还以为某人禁闭了这么久脑子也能清楚些,变得稍微聪明那么一点。可惜……抱歉,是她高估了对方。这人就是个脑子有坑的,吃多少教训都不可能有所长进的。她天真了。

不过……倒是稍微会绕下圈子了。看着萧明华察觉到转角有人转来,声音立马转小,闭口不言,直到那道声音忽闪而过,她才开始继续“指点江山”,对某某某事情点评云云的。

也罢……宁如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蠢也有蠢的好处,容易忽悠也好控制。若是心思狠毒却又有几分小聪明的,她的日子就难过了。

这一点近几年她可谓是吃尽了苦楚。

当年她借着机会将萧明华坑进小黑屋,禁闭了足足五年。本以为她们下面这些也能有个出头之日,喘口气,没想到为了分流引进来的新人是个霸道无比的。

自从这人来了,他们这些中下层甚至连汤都没得喝,但是看她一个人把东西都抢个干净。当初萧明华最得宠之时,他们还偶尔能喘口气,捡捡漏,没想到这接进来的小祖宗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她当初使法子将萧明华击下来做什么?还不如叫她继续待在原位,也好跟那口甜心毒的贱人对擂台。

也怪她当初想要击落萧明华之心太强烈了,为了达成目的,将对方捧得找不着北。同时也暗戳戳想要对元桂芳进行洗脑,成为能影响她的人。

心事少女

只是没想到她高估了自己的水平,也低估了元毓华的智商水平。洗脑失败,这人也被惯坏了,并进一步夺取他们其他人的资源。

这数年间她竟诡异地怀念起当年那个霸道有余却还是会留几分余地的萧明华。

她大概是疯了,竟然开始想如果萧明华在,说不定她们还能联合在一起对付那个共同的敌人……

亏得五年之期也不长,萧明华总有出山之日,也幸好这位虽然修为长进不少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骗。

她出来后第一个月也许还没将自己“红人”的身份调整过来,发现明慧真君身边多了这么一个碍眼的人。

不论是资质还是修为都让她感到十足的威胁。然后……她发现这不是错觉。这位新进来的师妹比她可要有排场多了。当初明慧真君可没有这么纵容过她,毕竟对方还不是让她禁闭就禁闭了这么久么?

萧明华原先有幻想过自己只需在里头待个一年半个月就可以出来了……然而直到期满出来,她都不曾听到过明慧真君的传信。再想到她禁闭之后没几天元毓华便进了水秀峰……

单水灵根,眉目秀美,还身负与未来掌门的热门人选的婚约,这人不论从哪个角度都略胜她一筹。萧明华心都凉了。

当然,她可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用她的话,哪来的的乡下小妹,穿多几件漂亮的衣裳戴上华丽的首饰就以为自己成了大家小姐了?

修士不是比拼实力的那时拼什么?

元毓华在她看来完就是德不配位,白瞎了这么好的资质,也白瞎了这么好的资源与师尊的看重好。

明明是万中无一的单灵根的资质修炼至今却也跟她这个火土双灵根的相去不远。这是什么体质?别的不敢说,萧明华可以确定对方定然没有好好修炼,也对不起她这身资质。

这样的人怎么配站到今日的高度。没有能力自然要退位让贤的……萧明华有些自得地想到。

看着面上浮现各种神色的萧明华,宁如也见怪不怪。这人一向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癫癫狂狂的,她再有个什么动静都不奇怪。

她只需要一点一点收紧手里的线,将这枚棋子重新握在手里就好了。她自然有的是法子将它利用好。

两人各怀鬼胎,往偏向会场右边的方向走去,那里有设有一个供人休息的临时休息区域。

————————————————

会场左右一共设置了两个休息的临时区域。一边专供金丹以上的修士歇息的专区,其实是方便宗门内的大人物歇脚,金丹以下的小年轻就需要一位达到要求的人带才能进入。

右边则是大众区域,什么人都能进,人来人往,活像集市……好吧,还真的设有几个临时的集市专门兜售各类基础的丹药与灵草。

“贵宾区”宁夏也去

过,说来她先进入的还是这个有限制条件的专区,当时蹭的是元衡真君的关系。只不过里头跟她所思相去甚远,不但沉闷还压抑,针落可闻,还坐了不少沉默寡言的“大佬”。进入其中宁夏感觉自己好像就是个异类,下一回她就说什么都不肯去了。

反而在大众区域这边待得多。毕竟不是时时都有比斗看,没什么好看的时候她会选择到这外边来坐坐。不过她不是来这买丹药的,而是来收集情报。

这儿聚集了宗门上下大部分中低层的修士,关于这次大比的小道消息几乎都可以在这听到。

说来好笑,她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听到的一个个八卦竟然是关于她自己的。想想都觉得好笑,还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微妙感。

因为…那些人口中所说的那个“扶风仙子”真的是她么?

好吧,身为女修,还是刚刚开始有了些名气的新人女修,终归还是逃不过这句“仙子”的,她甚至该庆幸元衡真君给她早早起了名号,免得别人不知道给她安个花的别名作号……曾经对这个称号有些抗拒的宁夏已经麻木了。